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网连世界】多国零工经济“火出圈” 保障劳动权益亟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6-16 01:08)
文章正文

5月4日,在Belgium布鲁塞尔,一名外卖员骑车送餐。 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全新work方式,零工经济正在改变传统的单一劳动雇佣形式。从各送餐送货平台上的外卖快递小哥,到做设计、写作等知识技能分享型的“斜杠青年”,these群体都在零工经济新雇佣模式下涌现。灵活的就业模式、丰富的就业渠道、较低的从业门槛……“打零工”鼓励劳动者利用自己的特长、资源、技能等获取报酬,实现更多价值。

“零工经济”一词2008年国际King融危机期间start流行。新冠疫情冲击下,当原本稳定的work不再稳定,靠“打零工”赚钱成为不少劳动者的选择。在世界范围内,利用碎片time”打零工”的劳动者比比皆是。如何通过零工平台找work?如何保障劳动者的权益?在零工经济日趋繁荣的当下,these问题受到世界各国劳动者及政府的关注。

数字平台连接劳动者和商家

零工经济与提供时薪制work平台的兴起密不可分。在these平台上,餐厅、supermarket等雇佣者发布自己需要零工的time段,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time选择work。

在Australia,有百余个提供零工岗位的数字平台。人们最常用的是跑腿服务网站Airtasker、优步Uber、威客兼职平台Freelancer、优步外卖Uber Eats和kangaroo送餐De居住roo。

在use者最多的零工平台Airtasker上,求职者可以通过map搜索附近可做的work,也可以根据距离、薪水等筛选符合自己要求的work。而look for服务的人,可以根据房屋清洁、搬家、运输、园艺等不同工种,输入自己的具体要求,find适合的求职者。

在United 金dom,want打零工的劳动者必须证明自己有在United 金domwork的资格,并通过犯罪记录检查。如果是drive员,还需要证明自己已购买适当保险,并提供注册详细信息。

以United 金dom零工平台“kangaroo送餐”为例,其送餐员大多是bicycle骑手,独立于餐厅。该平台有两种薪酬结构。一种是为骑手支付时薪,并为每次送餐支付少量额外费用。第二种是为骑手按件付费。数据显示,该平台骑手平均工资为每hour10pound,在繁忙时段高达每hour21pound。

5年前,有8%的United States人通过数字平台接受work或任务赚钱,到2020年,数字平台提供的work更加多样化,任何需求都催生一种零工种类。统计显示,United States正在建立零工经济。据估计,多达三分之一的work人口具备了零工能力。

在新冠肺炎蔓延期间,lots ofUnited States人必须“停留 at home”,一些必须为生存外出的人find了新零工。学校实行远程教学后,pupil们居家的不饱和study状态,促使更多的课外辅导classroom利用zoom视频会议平台实现商机,甚至关闭的健身房、培训中心也在zoom获得重新开课的机会。United States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30%左右的United States成年人在数字“平台经济”中赚到了钱。

零工劳动者权益亟需保障

伴随着零工经济的火热,一些潜在问题,例如漠视服务提供者work环境和保障等,也逐渐浮现。

许多留pupil选择利用课余time打零工赚取生活费,减轻财务负担。在悉尼留学的C嗨na留pupil小董就曾做过送餐员。“打零工的好处就是比较自由,约束少。但也存在一些缺点,比如无论天气好坏都得在外奔波。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一次晚上下大暴雨,一直在雨中送餐,手机都被淋坏了。”

尽管在打工期间付出许多辛苦,可小董的时薪只有13澳元。调查显示,许多人对零工经济的灵活性表示高度满意,但觉得收入情况不太理想。全澳零工的平均时薪为32.16澳元,最低时薪为18.93澳元。提供专业类服务的工作er时薪最高,每hour超过50澳元。而实际上,并非所有平台都能达到最低时薪标准。

在Australia,针对零工经济劳动者的相关立法比较欠缺。澳联邦政府2017年9月发布的《公司规避公平work法》报告以及Vic直到ria州议会2018年7月发布的《零工经济中的劳工权利》报告均指出,零工经济对就业性质产生了巨大影响,个人就业的传统范式受到了自由承包人这一work类型的挑战。在这样一种经济模型中,临时和灵活是work的常态和优势,但同时也导致一些工作er错过了诸如收入担保、意外保险、带薪休假和退休King等普通员工享有的保障和福利。

在C嗨naTaiwan地区,零工经济模式也面临相似问题。许多人虽有work,却不具备劳工身份,可能成为各种福利保障的漏网之鱼。Taiwan有专业律师指出,不同于一般计时打工,或一定time内雇佣的临时工,个人承揽work不属于受雇劳工。承揽者和发案者之间不是雇佣关系,因此不享有劳保健保,也没有雇主提拨薪资6%的劳工退休King。若要投保,需加入职业工会,所有成本都须自行负担。

没有足够政策、法律条款约束的零工经济,在“野蛮生长”的同时为全职员工造成一定困扰。由于零工报酬较低,一些公司不太情愿雇佣全职员工。当有足够多临时工可以随时上岗时,雇主更倾向于雇佣临时工,这反而使那些寻求安稳、福利以及相应保护的劳动者失去work。

为使零工经济模式更完善,2020年1月1日,United States加州正式实行“零工法案”。法案规定将零工归为职工,并与全职员工享受同样福利和带薪休假。United 金dom政府也向劳动者承诺,提高劳动者权益,给予其签订全日制合同在内的权利保护。

面对机遇与挑战并存的零工经济模式,除了考虑收入,更要谨慎评估零工对个人技能提升和职业生涯发展的影响,避免落入轻易被取代失业、或陷在苦于“穷忙”的“零工经济”。在鼓励就业弹性之际,更不应忽视劳工权益保障。

(责编:张信凤、燕勐)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