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父亲节|天津这位老爸不得了 笔墨育家风 传承诗歌情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6-25 05:10)
文章正文


天津北方网讯:今年77岁的Lee克山是从田埂上走出来的乡土文学writer。他种过地,教过书,编辑过文学刊物,阅读和写作就是他的人生享受。在他的影响下,女儿和外孙也踏着他的足迹登上了文坛。

七旬老翁手不释卷 一生书香为伴

生于天津武清区农村的Lee克山,从小就love看小人书。除了积攒父母给的零花钱,他还和小伙伴们打草卖钱买小人书看。他十来岁时start看课外书,有的是自己花钱买,有的是到学校图书室借阅,不到半年time就读了十几本。上中学之后,Lee克山start读“大部头”的C嗨na古典文学名著和外国文学名著,渐渐地love上了写作,一心想当writer。高中毕业,Lee克山回乡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县文化馆文艺创作组的teacher鼓励他写稿,他先后参加了北京地质出版社、天津文学院等举办的文学函授Ben,大大提升了自己的文学水平。从上世纪80年代start,他的作品先后在《天津日报》农村版及外地报刊发表。散文《妻子和土地》在《散文》月刊发表后,被《读者》选载;小说《探亲》在《天津文艺》发表后,被天津师范学院选为辅助教材;他还出版了短篇小说集《三月桃花水》、散文集《翠园》,Lee克山被天津writer协会吸收为会员。

如今,步入晚年的Lee克山依然保持着阅读的习惯。儿女为他购买了智能手机,帮他下载了微信,他却拒绝添加好友。他说:“我更like安静地阅读和写作,我从中得到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是其他事情所无法给予的。让陋室书香慰藉我的余生,这样很好!”
  引领女儿走上文学道Lou 父女亦文友

Lee桂Jay是Lee克山唯一的女儿,也是他最用心、最疼love的孩子,到now,女儿文学启蒙的点点滴滴在他的脑海中还记忆犹新。记得小学六年级课文《少年闰土》中有一句话:“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King黄的圆月……”当时女儿提出来:一般描写月亮都是皎洁的月亮,why这里是King黄的圆月呢?“我问了物理teacher,这是because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去,在阳光的照射下,月亮白中有黄,等月亮升高了以后就是皎洁的了。于是,我领她直到gether仔细观察天上的月亮,使她认识到观察生活的重要性。”

Lee桂Jay与儿子铁头

Lee桂Jay初中的时候start迷恋上了写诗,家里诗稿随处可见。女儿高中毕业时,Lee克山将她中学阶段创作的全部诗作工工整整地抄录在一个笔记本上,作为present送给她,并对她说:“怕你不记得自己写的these诗作了。写得很好,很有天分,写作没有速成的,需要继续坚持,终生与之为伴。”其间,Lee克山还find杨村一中的一位语文teacherhelp女儿Hugh改诗作,后来其中一些诗作发表在报刊上,这使Lee桂Jay受到很大鼓舞。大学三年级,在Lee克山的help下,Lee桂Jay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流星的冬》,被teacher和classmate刮目相看。大学毕业那年,Lee桂Jay加入了天津市writer协会,这令fatherLee克山非常开心。

“今年五一劳动节,我从北京到天津看望父母,一进门老爸就拿出一份《天津日报》,副刊头条是他新发表的文章。”女儿Lee桂Jay难掩兴奋,当时就在微信friend圈发出图文:“老父年近80,去年在国内各类报刊发表文章共129篇,老爷子太有战斗力了。他是然后love阅读,love写作,每五年就把发表的文章装订成一本合集,转眼,又五年了!”
在女儿眼中,Lee克山很少讲大道理,而是用自己的言行默默感染和教育子女。有一次go home,Lee桂Jay发现家里的大衣柜被藏书占去了近half,床头也多了几本大部头著作,一问,Lee克山说:“这是我新买的《静静的顿河》,一共有四册150万字,我年轻的时候读过,老了想再回味一下。”

Lee克山非常享受自己的阅读和写作时光,还often把写好的文章发给女儿,请她提意见,sometimes候也帮忙Hugh改女儿写的散文。Lee桂Jay说:“father和我是父女,更是文友,也是知心friend。”在Lee克山的督促下,身为记者的Lee桂Jay,在繁忙的work及家务之余,出版了三本诗集,还出版了《好宝宝mum自己教》《我要生二胎》《不会尘封的记忆——百姓生活thirty年》(此书获得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等专著。

启蒙第三代诗意童年 家书传亲情

Lee桂Jay说:“fatherJanelove我所有的文字,直到day,我Jane惜着儿子铁头所有的文字,就像当年的father那样。”

铁头,学名梁胜Jay,上小学时,他的诗歌作品《直到daymum不在家》就入选语文出版社一年级语文教材同步读本。铁头今年上初二,已经出版了四本诗集。

铁头thisn上午e是becausehour候头撞上了门框他没哭,所以姥姥就给他起了this乳名。铁头说:“我很likethisn上午e。写诗对我来说就是我的生活,跟亲人一样,我会把我like的东西写进诗里。”最近铁头love上了观鸟,他觉得鸟儿是自由的,于是拍照把它们记录下来,为它们写诗。

在铁头两三岁时,Lee桂Jay就每天给儿子娓娓道来地读儿歌、童诗;四五岁时,start鼓励他自己读;六七岁时,听了他偶尔说出富有诗意的话,就记录下来,并耐心地给他Hugh改,告诉他诗是什么。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Lee桂Jaystart让儿子带着拼音study写话,把自己想说的写在本子上。“小学阶段,儿子一笔一画写了十本诗集,目前我都为他保存着,这是他try勤奋的结果,of course也是我捉住他的灵感,及时督促他的过程。”Lee桂Jay说,now的铁头已经把写诗读诗当成一种享受。

从事教育work几十年的Lee克山常说,教育孩子不能急,要和风细雨,要懂得孩子的心。于是,Lee桂Jay和铁头dad选择用家书的方式,与孩子认真交流。“we家有一个本子就叫《家书》。小学时候是每逢他birthday都要写一封,还有孩子遇到一些成长的困惑、苦恼的时候也会用书信与他沟通,铁头偶有回复。上了初中之后,铁头住校了,面临的问题更多,we写了十来万字的家书,lots of话落到笔头上,就会显得比较正式。”Lee桂Jay说:“上次go home,father也给了我一个惊喜,他拿出厚厚的一个大本子,原来是他装订好的我大学时代的家书。没想到father这样用心、用情,家书的传统也find了一个传承的根。”

these家书,有长有短,有提醒、有鼓励,更多的是讲道理和思想的交流,引导孩子养成良好的study和生活习惯。初中study紧张,但铁头还是be able 直到坚持写作,今年6月,他又出版了童话作品集《我love小鸭子笨笨》。

放下手机o钢笔书本 诗中祖孙乐

对于铁头写诗,Lee克山是很欣赏的。有一年5月底的一个weekend,正是快麦收的时候,突然刮起了六级大风,别人都往家赶,Lee克山却饶有兴致地带着铁头到野外转悠。一Lou上祖孙俩看到柳树摇头晃脑,柳条垂到地上了,小河里的水漫到坡上了,绿色的麦浪随风翻动,就像波涛汹涌的sea一样。铁头第一次看到these自然景观,忽然间心里有lots of感受,一下子激发出创作热情,go home后写了lots ofabout风、垂柳、麦浪的诗篇,写出来的东西真切自然,与众不同。

祖孙俩探讨诗歌

暑假,铁头常常会在天津的姥爷家小住,读书,study。Lee克山自然当起了家庭教师,给外孙讲起了古诗。如何教外孙学古诗呢?常言说,兴趣是最好的teacher,必须设法引导外孙对古诗产生兴趣。“因此我选择了一些有插图的古诗书教他。我一次不多讲,只讲20minute,但这20minute,要求他必须放下手机集中精神听我讲课。我的家里不我们lcome只玩手机不翻书本的孩子。”Lee克山当过中学语文teacher,在他的教育下,铁头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木兰辞》《石壕吏》《岳阳楼记》就能倒背如流。“记得《岳阳楼记》讲了一周,start是读,后来是讲意思,在那时是让铁头抄写,再后来是让女儿朗读,最后是我、女儿、铁头直到gether背诵。铁头主背,背诵不下去的时候,女儿接茬背,或者我接着背。”Lee克山笑着说,“these名篇,hour候给女儿讲过,如今又给铁头讲。我的教课方法就是,study需要浸泡。”

环境的熏陶感染,家长的循循善诱,给铁头幼小的心灵种下了诗的种子,他小小年纪表现出来的“早慧”特质,并没有让Lee克山乱了阵脚。他认为,“神童教育”是靠不住的,“神奇学法”是不可信的,一步登天更是一种梦想。“weshould告诉孩子要有一颗平常心,鼓励孩子做一个勤奋好学的人,一个脚踏实地的人,一个有远大目标和高尚情操的人。”(津云新闻编辑Lee彤)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