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指挥破获跨国网络组织卖淫犯罪案件

广告位广告位广告位点此查看详情
  来源:中国警察网     2018年1月6日17时许,一架飞机在瓢泼大雨中缓缓降落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载有65名从事跨国网络组织卖淫活动的犯罪嫌疑人被中国公安机关押解回国。     作为2017年公安部直接指挥交办的部督重点案件,该案也是近年来公安机关成功侦破的一起特大跨国网络组织卖淫案件。案件由公安部统一指挥,经过广东深圳公安机关近四个月缜密侦查,深挖出一个涉及国内多个城市的跨国网络组织卖淫活动庞大犯罪团伙,在马来西亚公安机关的大力协助下,广东、湖南公安机关联合行动,境内境外同时收网,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349名,冻结扣押涉案资金及财物合计3000余万元。     有参与押解的民警在当天的日记里这样写道,一天内两次飞越南海,12小时里往返7200公里,从阳光炙烤的马来西亚,回到瓢泼大雨中的深圳,穿出国门的警服淋得湿透,但是心中的激动却抑制不住!跨国专案的成功收网,为打击同类型案件积累了经验。     想要更加了解民警的思绪,只能将时间拉回到2017年9月——这场战役的起点。     操控窝点设在境外,通过微信招揽嫖客     ——隐蔽性强,打击组织卖淫违法犯罪面临新挑战     2017年9月22日,深圳市公安局接公安部交办的专案线索,要求对一境外组织卖淫犯罪团伙进行侦查。     深圳市公安局很快发现,交办的犯罪线索恰与正在侦办的罗湖“尊龙”网络平台组织妇女卖淫案等3宗案件重合,以此为突破口,民警发现有人利用网络进行有组织的卖淫活动,所有线索都将幕后操纵地点指向境外的马来西亚。     受近年来公安机关持续打击挤压,一些组织卖淫犯罪团伙逐渐从实体场所经营向互联网转移,线上勾连、线下组织实施,甚至为了逃避打击,将团伙人员转移到境外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给打击组织卖淫违法犯罪工作带来新挑战。     10月6日,深圳市公安局组织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     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副支队长蔡承荣介绍,在案件前期落地查办以及侦查过程中发现,该案件中组织卖淫的团伙将触手伸向网络,嫖客与卖淫女性通过网络进行交易,不仅从相应的微信群挑选、预约,而且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嫖资,操纵窝点更设在境外,隐蔽性极强,其展现出的危害性惊人。     随着专案组不断推进,经过两个多月的缜密侦查,以李某、刘某龙为首的犯罪团伙逐渐浮出水面,其以长沙明日今晨科技有限公司为遮掩,依次搭建SZ、OK、AA、AK、CH多个微信组织卖淫平台,组织一百余名团伙成员长期隐匿于马来西亚多处窝点远程操控,与招嫖平台相互勾连,组织招募大批卖淫女性在广州、深圳、长沙等地从事卖淫活动的犯罪事实被公安机关逐步掌握。     2017年12月上旬,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派员率专案组赴境外开展工作,并部署国内多地精心准备集中收网打击行动。     公司化运作,有所谓“接客”流程手册     ——犯罪团伙发展呈规模化,层级分工明显     根据公安机关证据显示,该团伙的多个微信交易平台,作为卖淫女中介直接沟通嫖客及嫖客中介的渠道,交易信息中充斥着大量不堪入目的图片、文字。     “犯罪团伙开设的平台不仅将境内境外紧密联系在一起,更将卖淫女性、卖淫女中介、嫖客中介、嫖客等多个群体整合运作。”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民警王龙表示,犯罪团伙借用网络,发展呈现规模化,层级分工非常明显。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要想明晰整个犯罪团伙的运行框架,首先要掌握几个行业“暗语”,不同的分工有不同称谓:     “钟房”指卖淫女中介,负责各平台卖淫女性招募并联系“业务”进行推广,“业务”指嫖客中介,给该团伙提供嫖客资源收取返利,而“经纪人”其实就是“鸡头”,负责为该团伙提供卖淫女性资源以此收取返利。     犯罪团伙头目李某供述,“钟房”被分配到SZ、OK等各个平台管理卖淫女性,“业务”在找到嫖客后,会联系“钟房”进行卖淫女性挑选,并商定具体位置发给嫖客完成一次交易。此外,“钟房”有时也会自主发展卖淫女性及嫖客资源。     “为了更好地拉客和固定团队,他们还有自己的‘钟房’管理制度和工作守则。”王龙介绍,在马来西亚公安机关进行境外抓捕的过程中,查获大量此类资料,体现出该犯罪团伙的组织性。     根据公安机关提供的在团伙犯罪窝点查获的犯罪物资和证据,“钟房”管理制度、“钟房”操作手册、“钟房”工作守则被张贴在公寓内明显的位置,如“钟房”管理制度列出了起床、上班的时间,制定了“上班六不准”等,要求“钟房”严格遵守,违反规定会被警告或罚款。     “明星、模特”?线上精心包装走所谓高端路线     ——专案组境内境外循线侦查逐步深入     据了解,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等人生活奢侈淫逸,经常出入夜场,一瓶名酒动辄上万,不仅购置名牌跑车还拥有多套住房与别墅,为女友购买了大量的奢侈品、名表等。     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民警宋杰介绍,“经纪人”推荐卖淫女性通常会加上200元每次的“经纪费”,犯罪团伙各平台“钟房”及“业务”也都会各收取200元不等的费用,各级层层盘剥累积获得巨额利润。     犯罪嫌疑人刘某龙负责整个团伙交易账目,他介绍,各层级抽成下来一笔交易常常达到2000元。犯罪嫌疑人蔡某雄主要负责其中OK平台的日常交易记录,他表示,以OK平台下属的其中几个“钟房”为例,平均每天交易有200余单,“盈利”情况好时仅所谓的介绍费就能达到6万余元一天。     为了谋取高额利润,该团伙还利用线上运营的优势,包装卖淫女性,打造所谓的“明星、模特”。OK平台“钟房”、犯罪嫌疑人陈某姣说,卖淫女性都有自己的“艺名”,“钟房”会为其量身制作假的介绍网页,虚构明星、模特身份增加噱头,用相应软件制作所谓“高大上”的介绍链接方便在微信中转发,精心设置每一个女孩的“广告词”,经常为宣传虚构成某模特公司推荐等。     “线上运营成为此次案件最主要的特点,犯罪嫌疑人充分利用了互联网的各种特性进行包装,扩大交易、逃避打击。”宋杰表示,网上证据的查找与固定给民警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民警侦查发现,平台微信群善于伪装,群聊名称通常为某养生SPA互帮工作群、姐妹交流群等;“钟房”、“经纪人”、卖淫女性等人甚至并不认识,只通过网络进行联系,并使用第三方平台支付,为案件侦办带来了不小的困难。     随着犯罪事实的不断挖掘,专案组民警将网络特性带来的侦办压力转化为动力,境内外同时发力,循线侦查逐步深入。     频繁更换境外窝点,团伙具备反侦能力     ——克服重重困难,境内境外同时收网     依托互联网,境内核心指挥人员与境外具体操纵人员密切配合,线上组织、线下实施,境外指挥、境内实施,“人、钱、网”三分离等。逐步摸清犯罪团伙“套路”的专案组将“天网”逐步张开。     “以为在境外组织卖淫会更加安全,公安机关不会打击到我们。”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没有想到,这一次他的跟头栽大了。     蔡承荣介绍,狡猾的犯罪嫌疑人在境外都格外小心,具备一定的反侦能力,不仅频繁更换境外窝点,而且租住在较为高档封闭的小区或别墅内,平时也尽量减少外出。赶赴境外的民警在长时间高强度的办案工作中,既要克服当地气候带来的不适,还要与狡猾的犯罪团伙斗智斗勇。     即使在境内,专案组民警也同样艰辛。王龙介绍,犯罪团伙从线下操作到取现都小心翼翼,不仅开了上百张银行卡,甚至诱骗外国人开办银行卡供他们使用躲避打击。     记者了解到,王龙在办案的三个月里基本没回家,天天睡在办公室,每天熬到凌晨两三点,常常错过饭点,还得了急性肠胃炎。     功夫不负有心人,境内外专案组民警的合力迎来了胜利的曙光,随着抓捕时机成熟,2017年12月12日,在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的协调下,马来西亚公安机关对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等进行拘捕,同时,公安部指挥广东、湖南等地公安机关同步收网,这一犯罪团伙迎来覆灭,并最终被押解回国接受法律制裁。     “作为治安民警,看到专机将犯罪嫌疑人从境外押解回来的那一刻,荣誉感油然而生,数月来的辛劳都化作激动的泪水。”王龙说,参战民警很多都不顾身上的雨水,在机场欢呼雀跃。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张佐良表示,中国公安机关对黄赌违法犯罪活动特别是团伙犯罪始终坚持露头就打、除恶务尽,不断创新机制战法,持续加大打击力度,突出打击黄赌犯罪的组织者、经营者、获利者和幕后“保护伞”,犯罪分子逃到天涯海角也要一追到底,坚决绳之以法!此案是近年来公安部指挥侦破的一起线上线下勾连实施、技术团队专业运营、跨国组织卖淫犯罪的突出案例,是一次中外警务合作的优秀范本,为深化打击同类案件积累了宝贵经验,充分展示了中国公安机关打击涉黄犯罪的决心和能力。公安机关将继续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坚决斩断跨境跨区域黄赌犯罪的“人员链”“资金链”“技术链”和“利益链”,为净化社会风气、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中国警察网北京3月29日电)
文章为网络摘录,欢迎转载首席安全官频道的文章!
上一篇:黑客手段攻击网站植入木马病毒发送提款指令1.1亿元客户备付金被盗
下一篇:重庆涪陵破获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件